西街鲫鱼烧

是二狗啦。

是记梗来的喔

之前想开的坑都被我忘得一干二净了,难受。

难受死了。

最后记得的就是一个柒七向平行世界穿越了,最后只记得这个又烂又滥的老梗了,心如死灰(

打算边写文边画画的,私设如山,坐等官方未来剧情打脸。

大概就是阿七到了平行世界,这个世界跟原来那边的时间线不一样且互不影响的,阿柒还是个小孩子,从小练功的那种,以后的人生都被决定好啦,就是杀人杀人嘛。

阿七邪魅一笑:小弟弟你肚子饿不饿啊,吃不吃鸡啊?

阿柒冷漠,阿柒不想说话,阿柒觉得面前这个人脑子有点毛病。

就算他手里山鸡肉的光辉,也没办法掩盖他的可疑。

阿七:小鬼不领情,那算了喔。

当然最后还是有吃。

然后在接下来的几年,阿七平时躲在离训练导师很远的地方,等导师一走就跳出来,好好帮衬着小鬼。

然后阿柒十四五岁的时候,阿七开始慢慢淡化了,大概是会回到自己的世界。

昨天夜里下过雪,空气里有一股浅淡的冷香。

阿柒发烧,神志不清的。美名其曰“要锻炼意志才能成为好刺客”,破屋子里没有暖气,其他没生病的小孩都要去冬泳什么的。他就裹着棉被,跟阿七一起坐在庭门外的木台踩道上。

阿七:你干嘛啊,发烧就要好好休息,快回去。

阿柒不回去。阿柒不仅不回去,他还要盯着伍六七的眼睛看。

伍六七被盯得莫名心虚。

阿柒就开始叫伍六七名字,叫了一遍再叫一遍,一字一顿拖得老长,像是要把这三个字咬碎了吞下去,听它们在心底唆唆作响,把它们刻在每一寸血肉、每一丝神经上。

他叫一声,阿七就应一声。

他说:“伍六七,我觉得你离我越来越远了。”

伍六七:……哦嚯。

然后第二天伍六七就没办法碰到阿柒了,不知道是这个臭小鬼太敏锐,还是乌鸦嘴天下第一灵验,反正就是只能小心翼翼不被察觉,拒绝阿柒的一切肢体接触。

第三个月时,他的声音也没办法被听到。

阿柒还以为他哑巴了。又不能碰又不能说话,青春期小孩又普遍敏感脆弱,先以为阿七得了什么恶疾,被否认后居然一本正经的怀疑阿七讨厌自己。

阿七疯狂摇头:二次否认!!

但是小鬼慢慢开始接些任务了,回来的时候都浑身伤,也只能自己处理伤口。阿七就在旁边心疼,哇老子以前这么惨的,好可怜哦好孤单哦。

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,没办法安慰也没办法给个暖心抱抱,只能在旁边看着,凑近一点,拧着脸做夸张的口型,告诉阿柒:别怕,我还在。

他得到的回答是:我不怕。你还在,我不怕。

他在这个世界只剩下一个残破的影子,就像一张画像或者一方坟墓,除了睹物思人外没什么实际用处,反而会带来成倍的苦闷和思念。这往往最可悲,昭示的结局也最不堪。

到最后连影子也留不住时,他静静的看着阿柒。

阿柒的嘴唇动了三下,但是伍六七没听见他讲什么,也没看清他嘴巴怎么动的,就急匆匆回自己那边去了

这三个字一下子包含了无限可能,可能是“再见了”,或者是“伍六七”,狗血一点就来个“我爱/恨你”,再不济也是“干/你/娘”。不过最后一个可以排除,说粤语的人骂这句话一般说四个字。

咳嗯结局没去想(




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