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街鲫鱼烧

是二狗啦。

【柒七】思春期害人不浅

那什么,算是段子的喔……?

ooc注意,低俗注意!


---------------


柒最近很奇怪,总是杵在角落,脊背靠着墙上的杀马特大海报,一双眼睛死瞪伍六七。


伍六七对此又困惑又害怕,柒哥专属的空虚眼神硬被他脑补出十成的杀气腾腾。


他特地跑去问梅花十三,你们玄武国的刺客是不是有个啥习俗,殴打一个人之前要先好好观察啊?


梅花十三瞥他一眼,冷冷淡淡道:“没听说。”


“可是柒哥最近老是蹲在角落噢,动都不动一下的盯着我。”伍六七有点紧张,“如果不是想杀人,也不是要冬眠,就只能是思春期了。”


思春期啊,有点刺激,放在美少女高中生身上,就是黄金八点档的青春校园伤痛,你误会我误会最后喜大普奔。


可是放到柒哥身上,那就不是小言情的刺激,而是限制级恐怖电影的刺激了。


伍六七本来想按兵不动,等着柒哥过完思春期再去找他问问,说不定尚有一线生机。


结果当天下午,柒终于离开小角落,扳住伍六七的肩膀,咬牙切齿道:“……鸡。”


鸡?


眼前的鸡不是鸡,柒哥说的是什么鸡?


在大多人的认知里,鸡这个词,想来想去也就那么几个意思。上得了食堂、下得了发廊的,挂在男人腿间晃晃悠悠的,还有小巷子里半掩门户笑容邪魅的。


伍六七心头一紧,表情扭曲。


他如临大敌,深呼吸几下,憋出一句话:“柒仔啊,再怎么着也不能找那种人解决呀。也不是说看不起人家,但你是首席刺客来的喔,要找高大上的靓女啦。”


柒没什么表情,脑袋上浮出一个问号。


看来不是这个,可喜可贺。


伍六七咂咂嘴:“你别看鸡大保老是不靠谱,它是个正经鸡的。”柒又是一愣,随后似乎反应过来了,空虚眼神真的变成了杀气腾腾。


哦嚯,完蛋。


伍六七眼前一黑。


思春期这东西,害人不浅啊。


评论(5)

热度(5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