搂食咸鱼者,二狗也

哎唷……

记下无聊的ooc沙雕梗,免得下次想爆肝又不知道画什么(
沙雕为什么要管ooc呢!
1.“请不要太宠孩子!”
cp向社园、园医(?)、及微量社医(???)大三角,时间线园丁12岁,懂事小丽莎日常乖巧帮皮尔森先生省钱,直到有一天来了个可以带丽莎上街买蛋糕买糖果的大款琼斯。

丽莎:“不,不能让您破费,皮尔森先生说……”
琼斯:“没事的丽莎,我有钱,足够的钱——你想要这个熊熊吗?草莓蛋糕怎么样?”
克利切:“请不要太宠小孩,医生,孩子会变坏。”
琼斯:“那我会选择收养她,这样她再坏也没有关系,不会危及您的孤儿院,皮尔森先生。”
克利切:“是吗?可是你他/妈——我是说,可是你没有养小孩的准备。”
琼斯:“别继续这样没有意义的讨论了,我给我的小姑娘买东西,不需要您的说教。”
克利切:“这是我的小姑娘,我的小姑娘!!”
丽莎:“……那个……”

路人:噢多么美好的三口之家!
琼斯、克利切:????谁会跟这么恶心的另一半组成家庭

2.如果他们足够幸运?
cp向社园,隐含一笔带过的佣社,设定每个人都足够幸运,至少不那么倒霉吧,那一切都会不一样了。

丽莎·贝克有一个完美的家庭,她能在空闲的下午参加小姑娘的八卦茶会,她的父亲有一个优秀的律师朋友,母亲会在周日晚上准备一只衬着柠檬的烤鸡。

克利切·皮尔森经营着一个孤儿院,他定期得到来自政府和教会的援助拨款,还有慈善晚会上心善太太的赞助,一位廓尔喀雇佣兵也分外热心的寄来自己的部分赏金。

年仅十七的无辜可怜小丽莎被恶毒老爹拖去慈善晚会上笼些人脉来,被恶毒老妈拎着认识了个二十来岁、看上去不太友好的慈善家。
啊,现实多么残酷,生活还是对可怜的小丽莎动手了。

丽莎:“……您好,皮尔森先生?”
克利切:“您、您好,贝克小姐。”
丽莎:“我觉得我们以前见过。”
克利切:“也许真、真的是故人重逢。”

也许他们太紧张了,他看上去有些做作别扭的挺着腰板,她也那么不自然的装作没看见他藏在口袋里的两串金手链。
然后他邀请她离开人声嘈杂的大厅,而她也正好想去花园里走走。

磨了好几年,接着一切都顺理成章。她不介意他偶尔的暴躁和隐藏起来的阴郁,他深爱她被叫“小甜心”时泛红的脸颊和带笑的眼角。

从此孤儿院的每个早晨,闻起来都温暖得像融化的巧克力掺进牛奶,再加上六勺麦片、一杯红茶、一个沙发和几份报纸,还有被阳光晒得暖融融的窗帘。

在多雾湿冷的灰色伦敦,他们太过幸运。

也许本就该这样。

3.月亮河魅影
无cp向,但是大部分都在画靓仔和社工哩。灵感来源是靓仔皮肤和克利切猴叫(?

克利切被追到马戏团里。正逢绝路,看着对面的歌手皮靓仔,他突然有了大胆的想法。

“In sleep he sang to me……”他死扒着楼梯扶手,试探着哼出来,“……Inside my mind?”

裘克愣着听,然后迅速反应过来:“Sing once again with me,our strange duet.my power over you,grow stronger yet—— ”

然后他们边唱边跑到楼上去,一起扒着扶手唱歌曲结尾的高音部分。

裘克:Sing,my angel of music!
克利切: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

克利切:嗓子疼……他们应该破译得差不多了?

然后其他三人都在下边看着,密码机一台没破。

克利切:我生吃你们这群废物。

——
事实上只是存活确认而已
今天也在看化学老师玩火

呜呜呜呜呜我超喜欢的d5oc!!玩偶师作者 @名为BloodShadow的血影 我吹爆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(哭
我画不出玩偶师的万分之一可爱!!!

今天也在群里被认出来了(
※ 非 常 o o c 注 意
很不要脸地打佣慈tag
d5tag不敢打,失去电脑瑟瑟发抖(

屯屯鱼啦。
摸虾米合集

补下自己比较喜欢的和之前没有发过的x
就不打tag啦。
爆肝帝是当不了了,咸鱼为什么要画画!